分类 读书笔记 下的文章

[TOC]
赘婿
第一九七章 种子
2019-08-07 12:10:15
““可是太早学会想,未必就是好。,”秦嗣源微笑着““其实念书之人,识字认字最后都是让人增广见闻,然后学会怎样去想。只要真正学会了怎样去想,再学其它,都是举一反三,事半功倍。你的师父一贯教学是为了让你们尽早的学会想,所以他说那些故事,引导你们去动脑筋。这样你们就学得更快。可你们现在年纪太小了,阅历不敷,想很多了,其实有失偏颇,到最后,便恐怕会目中无人了,觉得张夫子比不了宁老师,进而觉得张夫子说的不敷有事理,甚至可能会开始觉得古圣先贤的文章有谬误...你有了自己的想法,就开始目中无人,夜郎自大!君武,这些话,你要记清楚。,”

注: 教学,求学之法

2019-08-07 12:09:45
所以一般来说,老师教导门生,初时只是让你们记得,比及你们真的年纪大了,可以真正见到一些事情了,才让你们想,这样你们的根基就扎实很多。固然,我并不是说你的师父教导有误,只看他叮咛你的事项,便知他对此也是很是重视。他有所控制,可你究竟?结果是个孩子,秦爷爷快要上京了,因此想要对此再叮咛你一番,会想,是好事,但如你师父所言,切忌狂妄,其他人说的话,就算你不以为然的,就算觉得陈腐的,也务必用心记住,只要能记住,往后你大了,一一印证,也会发现旁人为何会那样想,会发现其中事理,那样做,你必能发现其中的好处少年肃容行礼:“君武记得了。”
第二五一章 死给你看
2019-08-08 09:16:11
我……”宁毅正想说话,钱希文陡然又抬头望过来:“立恒觉得,我辈文人,最该做的事情,是什么?”
宁毅想了想:“我不愿说大话骗你,各人有各人的看法,文人有该做的,但要说最该做的,恐怕谁也说不清楚,而且……我不算文人。”
听得他这样回答,钱希文笑起来:“是啊,因此你能行非常之事,能……将湖州局势,一举逆转。”说起这事,老人似乎还有些兴奋,“但……老朽研究儒家数十

注: 儒家文人最该做的事是什么?

2019-08-08 09:16:20
年,得出一个结论,我辈儒者,最该做的事情,终究还是……卫道。”
宁毅皱了皱眉,钱希文笑了一阵:“自与立恒相识,你我未曾多谈,但这数月之事,我已知道立恒到底是何等样人。立恒于我,想必也听说了一些事情,当初的立秋诗会,这次的立秋诗会,包括各种官场来往、权术,立恒方才也说,老朽乃是务实之人,是啊,务实……”
他叹了口气,对这个词似乎颇有感慨:“可是,立恒,你想啊,若非如今官场、若非如今军中,若不是所有人都选择了这聪明的务实之道。他们打过来了,一觉得事不可为,大家就都掉头跑掉,杭州怎能陷得如此之快。若我们整天都在说圣贤之言,说大丈夫当仗义死节,到了城破之时,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做些蠢事,有谁愿意信那圣贤之言呢?”
“说爱国,说死节,死到临头了,却没有人愿意去,那儒者,不就成了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了吗?立恒啊,这样说起来可能有些太过务实了,但我辈儒者,每年都该死几个人,死几个……有名字的人,死在屠刀之下,死在金銮殿上,死在这千万人的眼前,真到该死之时不能退,如此才能提醒世人,这儒家之道是真的,为不平之事而死,我辈才算为往圣继绝学。我死在这杭州城,也是要提醒大家,确实有些人抵抗过的,免得他们想要说起的时候,热血之时,找不到可以说的名字……”
他说得有些激动,手臂颤抖着,摸索着戴上帽子:“我已经老了,正是死得其所,立恒你还不该死,外面的那些孩子也不该死,但别无他法了,他们当中,也有被我教得信了这些的,也算是……死得其所吧。”
有微微的光从缝隙里照射进来,微尘浮动在空气中。老人说到这里,微微笑了笑:“所以这样说起来也许不好听,但所谓卫道,其实也就是……在适当的时候,死给你看。已经死了不少了,我因为名气大
2019-08-08 09:16:52
些,反倒屈居人后,也令得那些孩子多受了几天罪……为虚名所累啊……”
2019-08-08 09:17:04
宁毅微微有些沉默,他对于儒家,有崇敬,也有不屑,所崇敬者,无非是这个以儒为名的系统以家天下的规则所创造出来的巨大的、自洽的统治系统,如同蛛网般的密密麻麻的统治艺术。所不屑的,则是大多数儒生读书读傻了脑子,什么都不会想又或者什么都想的各种丑态,但眼前这个老人,确实是令得儒家这个字,显得有些伟大了。
平日务实致用,适当的时候……死给你看。
2019-08-08 09:18:57
如同诸多儒生在殿前触柱而死,如同后世文天祥崖山投海,方孝孺被腰斩后犹大骂朱棣不止。在后世看来,许多人或许都显得有些傻,觉得他们什么事情都没有做成,但如果把儒家当成一项事业,终究是这些人才真正做了事情的,真正是为往圣继绝学。若说起来,真就是“死给别人
2019-08-08 09:19:03

第二五五章 纲领
2019-08-08 09:31:20
纵观整个历史,真正成功了的起义或者是农民起义,首先一点,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是真正的大势所趋,也就是一帮文人哭着喊着这个世道该灭亡了。第二点在于起义者能够将农民训练成士兵,也就是让他们能够听命令,而不是问“我们去抢什么”。两者各有比例,第一点最重要,当然也有特例,如后世明朝的朱棣兴兵,但那并非农民起义。在农民的起义中,第一点的重要性几乎无可取代。
而在整个历史长河当中,看见诸多农民起义,因饥荒、因瘟疫、因暴乱,有人振臂一呼,几万人几十万人就起来,他们如蝗虫一般的奔突,随后沉寂。但几乎所
2019-08-08 09:31:32
有的起义高层,都没有真正去想过该怎样动用起每一个人的全部力量。而真正将主观能动性甚至是理想这样的概念用在了农民身上的起义,古往今来,在宁毅所知的整个历史长河、所知的所有事例当中,仅有区区的一次。
那是后世的起义。
无论后世对于那次革命后来的评价如何,至少在当时,那一帮农民发出的力量是最大的,也创造了或许是整个人类历史上最为清廉的一只革命队伍。

注: 关于起义的思考

第二五七章 无趣之人
2019-08-08 09:45:50
宁毅笑了笑:“人情和规矩都要有,没有什么地方离得开人情这种东西。但寨子有规矩,国家有法律,我告诉你,衡量一个地方是不是健康的最简单的办法是什么:一个人,出了一些矛盾,犯了一些事,他想要解决,首先想到的是通过规矩,还是想要直接找人出头看看这个比例占多少就行了。如果他只考虑规矩,万事都想着打官司,这个世界是没什么人情味的,当然,这样的地方我还没见过,没听说过但如果他只想着找某某人,那么律法也就形同虚设了。你要管理这个寨子,两者就都要有,现在这样,死伤的人一多,事情一多,大家都看着你,你就只是把自己累死

注: 关于管理,规矩,法律,人情

2019-08-08 09:45:55
而已······”
第二六〇章 霸气外露刘西瓜
2019-08-08 09:52:44
宁毅不介意看些八卦和热闹,倒是有些意外刘大彪也对此感兴趣。夭光逐渐亮起来时,那边的街道上一片呻吟之声,少女吃完了卷饼,低喃道:“待会要让入送些药去。”
“你倒是好心……”
宁毅只是敷衍地一说,少女的善心往往来得很古怪,城破时发馒头,这时送药,
2019-08-08 09:52:49
兴许都是一时兴起的好玩,不过,这次的说话,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我让他们打起来的。”晨风拂动了那层面纱,面纱之下,少女精致的双唇似乎微微勾勒了起来,像是在说着一件颇为自豪的杰作。
“嗯?”
“我让他们打起来的o阿。”刘大彪得意地笑起来,“城破的时候,他们往这边过来,我来发馒头,发的也不多,不过有的入就打起来了,我也没去管。”
“听说了,有个孩子的馒头当着你的面被抢了,你也没管。”
“嗯,我做了善事就行了o阿,我是好入了,反正会有入吃到我的馒头,谁吃到的,有什么关系呢。在乎心诚嘛。”她说着,“他们也不认识我,就以为我是个有些小背景的富家小姐,有一次我过来,把我的包袱也抢了呢。所以后来我就驾了马车过来,在马车上发了。”
对于少女说的这些事,宁毅在霸刀营中已经听过几次,这边街上入多,少女发馒头或者之类的东西,哪里管的了所有入,她发的东西也不多,就一个包袱,发完了就心安理得的走入,所以大家基本也以为她是只求自己心安而已。
“发的东西不多,我就发给几个入,那样以来,每一个入就有很多啦。有些入忽然拿到了十个馒头,那可吃不完,想要藏起来,又被入发现了,就有入来抢。后来我也发点腊肉什么的,反正是很好吃的东西,这边有个金老大,有个田老大,还有……反正有好几个头领,手下都有些入,欺负不了我们这边的,只好欺负街上的入了,每次东西都被他们抢来抢去,后来我去发东西,都没什么入敢要了。”刘大彪用手背靠在唇上笑了起来,“不过我可不是坏入,他们不敢要,我还是要发o阿,有些入饿得不行了,总是会铤而走险
2019-08-08 09:52:59
的,我听说,有个孩子为了抢些东西给他妈妈吃,被打成残废了呢。呵呵……”
日光渐渐升起来,少女穿着靛蓝色的碎花裙,戴着斗篷,没有背负那巨剑的霸气时,看起来柔美而纯净,但这时候却又一股邪魅的感觉融在那笑声里。宁毅皱起眉头来,陡然间想到一个可能:“你不会是想……”
少女放下手,那笑声停了下来,面纱后的入微微显得有些安静了,好半晌,方才说话:“我每次都多发一点东西,但肯定是不够的,我又不发那些看起来很强壮的入,每次当然是看见谁需要我就给谁啦。十个馒头,二十个馒头,一斤腊肉……这些入,在城里过惯了,什么事情都不敢做,给他们一个馒头,立刻就吃掉,十个馒头吃不完了吧,一斤腊肉舍不得吃了吧,每次都被抢,被欺负的就一直被欺负,有入饿死,有入病死,有入被打得重伤,一直痛痛死了,真可怜。总算在前几夭,有个
2019-08-08 09:53:21
十五岁的男孩,被抢了馒头,又被打了一
2019-08-08 09:53:33
顿,他抢了一把刀,捅死了过来抢东西的三个入,然后就被抓了,我叫入去保下了他,让他加入我霸刀营的亲卫队里……然后这几夭,他们很多入就都打起来了。”
远远的,似乎有黑翎卫的执法队往这边过来,少女便又笑了起来:“是法平等、无有高下。可是这等世道,若是连手都不敢动的,就算我给了他们东西,也不会是他们白勺。那我就只能教他们用自己的双手去拿了。给了他们东西都拿不稳,还得我看着他们把东西吃完,我又不是他们白勺娘亲,凭什么?这块地方是我们用血抢下来的,他们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丢了这块地方,如果还不懂这些,就只能去死了。”
她微微仰起了下巴:“我也希望有一夭,可以有一块地方,能让他们拿到一样东西,就成了他们自己的,可是在这之前,得把那些不该拿到那么多东西的入都给打败才行。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入拿到了不属于他们白勺东西了……”

注: 关于血性,争取

第三一二章 错估、脑补、误会
2019-08-08 13:09:05
从古至今。每一次皇朝的更替,一个国家会变成什么样子,从它建立之初,其实就已经决定了。”
2019-08-08 13:09:19
这样说的原因是,每一个朝代开朝时,皇上或者说当时的思想风潮会决定这个朝代的……”他抬起手划了划,“会决定这个朝代的统治阶层更重视什么,如果我们要求的只有一点,比如说国家强盛,那很简单,减少制约放手让地方发展,不出三代,只要这个国家还在,我们就可以把外族踏平,收复幽燕,谁说不行呢。”

注: 关于政府体制

2019-08-08 13:10:01
“诸朝皆以弱亡,独汉以强亡,我们像汉朝一样治国,然后就可以像汉朝一样灭亡。汉亡之后,历朝历代都更讲究集权与制衡,帝王术说要手下平级的人不停的猜忌、达到平衡。现在我们说要振兴武备要如何如何,其实有一条路很简单,假设……这里只做假设,假设能做到,当今圣上只要将下面的掌握放开,套上汉时的标准,不出六十年,假如武朝还在,那么北面若还有辽、金的立足寸土,我头砍给你。”
2019-08-08 13:10:08
康贤看着他:“假设?”
“嗯,假设。”宁毅点头:“之所以是假设,是因为不负责任,现在的局面下,假如真的这样做,没有二十年就诸侯并起了。但我这样讲,只是想说,每朝每代,上面侧重什么,其实都是可以控制的,只是能选的方向不多,往一个方向倒,另外一些东西就得放弃掉。我们选了如今这江宁繁华,就看不到虎贲如云、踏破贺兰山的景象,都是自己选的。”
“那又如何?”
2019-08-08 13:10:37
明公,我知道,儒家所谓的万世开太平,就是想要找到一个最好的状态。可是今天咱们不说道,只说用,武朝建立至今,走的方向。已经定了,咱们儒家建立的那张网,它会不断的收紧、收紧、再收紧。从古至今,为什么变法者从无好下场,因为任何一个系统都会自发地维护自己的状态和趋势,北伐为什么会出问题,因为这张网已经盘根错节,谁想要大展拳脚。
2019-08-08 13:10:46
谁就全身上下都血淋淋的。好事坏事都一样,因为谁都不会有大展拳脚的空间,这样对国家最好。这是立国之时就决定了的,就是不让你乱动!假如这次北伐成功,我们真是运气到了。用的力也是够大,但接下来会怎么样,你看不到吗?网还会收紧的。”
2019-08-08 13:15:01
宁毅偏着头笑了笑:“我这次从杭州回来,揽了很多关系。苏家有一个亲戚叫宋茂宋予繁,在外地当知州,明公,接下来会怎么样你也清楚,等他过来,会来拜访我这边。我们两边的利益就挂在一起,变得更厉害,但也许他是个贪官,我将来就被他牵累,这是风险。成国公主府的产业属于皇家,看起来自己管自己,可是。您背后到底有怎样的牵扯勾连,你自己清楚,这些人,代表各种利益的都有,秦公被刺杀。动手的是那些不想与辽国开战的商人,明公。你后面有没有这类人?”
康贤皱着眉头。
2019-08-08 13:15:06
宁毅继续说道:“谁都不能动,立国之初,这些就已经决定了,到现在,当今圣上都改不了,想要改,连他都会碰得头破血流,也许有两代入愿意冒这样的危险来把国家导向另一边,可谁真的敢?”
“明公你现在研究的是理学,接下来就可以说存天理灭人欲,人按照什么规矩去过,一条一划全都规定清楚,男人如何女人如何圣人如何,全拿模子刻出来。这是道,但要说用,就是让人动不了,越来越动不了。假如当今天下就我武朝,就这样发展下去一千年后武朝都不会垮,这就是为万世开太平……可国家是有敌人的。我们选了这个方向,我们若身边都是规规条条,各种利益缠身,到头来就是如今北伐的情景,我打不过别人,而且越来越打不过……”
“事实上与你说的自然有差距,真走
2019-08-08 13:15:14
偏了,敢于变法,敢撞得血淋淋的人,哪朝哪代都有。”想了很久,康贤才缓缓地说起来,“不过大体与你说的类似,便是这
2019-08-08 13:15:21
样,跟你在那霸刀营中做的事情又有何关系?”
“说万世开太平,有些大了。其实治国也好从政也好,一般就是查漏补缺,好像提着一杆秤,一直在晃,哪里出问题了哪里打个补丁,大局呢,就一直往一个方向走,孟子说五百年必有王者兴,一个朝代,五百年也就到头了,因为收得太紧了,别人越来越难有希望,怨气越来越大。然后轰的一下,秤砣掉到地上,一掉到地上,人就过得连猪狗都不如了……”
宁毅顿了顿:“但也许有一种办法可以避免这样,也许不会最好,但可以避免最坏。”
“就是你做的那些?”
“就是一句话,少数服从多数。”
康贤笑了起来:“真到那时候,你背后的,我背后的,这些少数岂会服从多数?”“那是细节问题。明公,儒家传承这么多年,每一代更替,上位的都叫做皇上。文化传承决定整个规矩、体制存在的方式。假设数百年上千年后有这样的一个体制,三五年一更替,有人想要造反,他的人多,他自然就可以上去,那还有人会造反吗?人不如猪狗的年月,就没有了。”
“哪会这样,人多就说话,猜拳吗?而且你可知道乡愿德之贼也的意思?假如你上位了,你愿意将手中权力让出来?你上位的几年就要把这些东西打得干干净净!而且要保证这一方法的传续,你……你置圣上于何地?你这想法是大逆不道。”说到最后,康贤已经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
宁毅看着他:“都是旁枝末节,明公,别告诉我你想不到,是大家信的文化决定这朝代是什么样子,文化,决定体制——我把它叫做体制。若是所有人都信少数服从多数是真理,有些东西就会慢慢磨合出来……而且那也应该是几百年后的事情
2019-08-08 13:15:31
了。少数服从多数,大家都在说,我只是用另外一种方法说一说而已。明公,咱们说句大逆不道的。假如武朝撑不过五百年,该不该有点新的东西?”

注: 文人的尺 武人的刀

2019-01-06 09:29:40
周侗摇了摇头:“义气豪迈,那不是刀,只是一个人的姓情。谭大师曾经跟我说起过,在好的世道上,文人心里有一把尺,用之丈量世事人心,厘定规矩,而武人心里,要有一把刀,这刀太利了不行,但是没有也不行,当那些规矩老了,不合用了,世道走岔了,武人要用刀把它斩断,如此方有新的规矩出来。”
2019-01-06 09:29:31
他低头望着茶杯中的茶水:“事情如此,因为习武之人,心姓才是最敏感的,匹夫一怒血溅十步。人心里的刀,就是良知血姓,对便对错便错。文人厘定了规矩,可他们只会修修补补,做错了事他们一堆理由。可良知血姓最为直接,错了肯定是出了问题,就该打破他出更好的规矩!所以豪迈不是刀,刀是对错,是大智大勇,是杀规矩!”
“世人被逼无奈,都上山当匪?因为大家都这样做,所以那不是刀!随波逐流不是刀,做他人做不了不敢做不去做的事情才是刀!心中记着道义,倒是每天说自己被逼无奈的不是刀,义之所在虽千万人而吾往才是刀!林冲心中无刀,他被逼成那样,仍只敢活在规矩里,因为他知道,被逼无奈上山当匪那就是规矩,上山当匪便要滥杀无辜,那是规矩,有规矩他就只跟规矩走。嘿,他杀了人造了反,连皇帝老子都不要了,却没有胆子打破心里半点的规矩。他武艺再好又有何用……废人一个!”
第五六一章 当时的曲调(上)
2019-01-07 15:55:38
这样的事情。主要也是因为宁毅的教育理念所致了。在他而言,男人最重要的品质是节制,虽然他也希望孩子过得幸福,但百分百的幸福,绝不是一个孩子——尤其是男孩子——所需要的。毋宁说,绝对的幸福。是一个孩子成长的过程中应该被避免的东西,若不然。这个孩子将来就很难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注: 家庭教育

多看笔记 来自多看阅读 for iOS

免费 读书笔记
​ 之前我们所学习的营销学,财会学,都是建立在收费理论之上的,因为资源是稀缺的,所以就必然有选择,有选择机会有机会成本,价格的下限是生产者的平均成本,而上限是消费者的意愿,同行如果激烈竞争,那么价格就会趋近于平均成本。而垄断或者供不应求,就会接近于意愿价格。而互联网世界的出现,让免费成为了一种新的模式,这种做法完全是违背之前所有商业原则的,但他就这么出现了,而且越来越广泛的存在。已经让很多商业活动被彻底颠覆,一些企业被免费的浪潮完全淘汰出局了。
​ 免费这本书,是继长尾理论后,安德森对于互联网经济的延伸思考,是一脉相承,长尾理论是互联网1.0的话,那么免费就是互联网范围经济的2.0版本,前者是从品类角度的颠覆,后者是从价格上的总结。
​ 免费到底是什么意思,也许并不是大家理解的那样,不要钱,经济学家把它叫做交叉补贴,交叉补贴可以有很多不同的方式,比如用付费产品来补贴免费产品,用日后的付费来补贴当前免费,由付费人群来给不付费人群补贴。世界就是一个交叉补贴的大舞台,你在浏览免费的内容的时候,其实也帮别人刷了流量和信誉。而流量和信誉会变成别人的收入。
​ 如果要把交叉补贴分类,主要有4类免费。
​ 第一种,直接交叉补贴,用一款免费的东西吸引你的注意,然后把成本摊到别的商品上。
​ 第二种,三方市场,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羊毛出在猪身上,让狗来买单,你提供免费的内容,服务,软件,然后让广告商来交费。在这个模式中,广告商就是一个第三方的身份。
​ 第三种,免费加收费模式,就是刚才我们讲的游戏模式酒吧模式,当然这也不止于游戏,很多软件也是如此,免费版只提供基础数据,而收费版则提供专业服务。免费加收费模式的精髓就是提供差别化服务,一方面赚人气,另一方面赚钱,一般这个模式遵循5%定律,也就是5%的付费用户,形成了一个网站全部的收入来源。20个人中,只有1个人是付费的,其他19个是免费的,由于免费,所以这部分用户也没啥需求,所以对免费用户的服务成本其实非常低,趋近于0,而只要服务好那个付费用户就可以了。
​ 第四种,非货币市场,也就是纯粹不为赚钱而存在的产品,比如维基百科,他就没有利益驱动,就是一些人在进行知识共享。纯粹的利他主义。
​ 政府提供的服务也是一种交叉补贴,政府的钱来自于集体纳税人,但他的一些公共设施,只能惠及一部分人民生,所以他并不是直接的,一对一的,而是间接的,错配的。看似政府提供了很多免费的东西,但背后都有其他人买单。
​ 昨天我们从世界经济供给的角度分析了,世界随着技术的进步,商品已经变得越来越充裕,资源的价格正在逐渐降低。未来这种趋势只能更快,而不会逆转。那么今天我们再来从需求的角度来分析下免费,免费会让你忽略成本,从而减少纠结和犹豫。
​ 免费是一种心态,但是花一分钱订阅,其实又是另外一种心态,一分钱肯定是无足重轻,但是他却产生了一层新的意思,那就是在脑海中引入了成本的概念,也就是说无论多少钱,你会马上想到,这钱花的是不是值,但如果是完全免费的话,你就不会再考虑这个问题。
​ 所以免费是一个终极策略,一旦你免费了,别人就不会再超越你,顶多跟你比肩。如果你是市场中唯一一个免费的人,那么你很快就会获取大量的市场份额,当年周鸿祎就是这么干死杀毒软件的。
​ 其实,商业之中,只有两个市场, 一个是免费市场,另一个是非免费市场,他们有着天壤之别,如果你收费,都会有一条营收曲线,收费越低,销量越高。而你的利益会有一个平衡点,所以企业家经常思考的问题就是如何在销量与收费之间取舍,达到利益最大化的目的。但是一旦你免费,那么销量就会趋近于无穷大。甚至要比只卖1分钱,大的多的多。
​ 所以便宜和免费之间是有区别的,在收费的世界里你需要苦心经营去抓住每一个顾客的体验,但免费会开创另一个市场,免费的生意很好做,而收费的生意很难做下去。
​ 有一家网站叫做扎珀斯,是卖鞋的电商,他的做法也是免运费,而且一次会给你带好几个号码的鞋子,你试穿合不合脚,留下最合适的,把不合适的退回去即可。但他们家的鞋子比同类电商略贵一点,显然这种服务的价格已经包含在了商品之中。但对于很多用户来说,买鞋最大的风险就是不合脚,而他们的做法,刚好规避了这个风险,而且还让你有一种更好的体验。
​ 时间和金钱,往往是人生的两个极端的维度,如果一个年轻人,他可能很穷,但他却有很多的时间,而岁数大了,你可能会有很多钱是你人生财富的巅峰,但留给你的时间却不多了。商业社会也是如此,像乔布斯说,有些人可能会花很多时间去找盗版音乐,从而省钱,但也有人会选择花钱下载音质更好的正版音乐。
​ 信息对我们来说,既贵又便宜,说他贵是因为他很宝贵,而说他便宜是他在网络中的传输成本持续下降已经接近于0,所以最后的结论就是充裕的信息将变得免费,而稀缺的信息将变得昂贵。或者说,人人都能得到的大众版信息将变得免费,而客户定制化的,对你有独特意义的信息将变得十分昂贵。
价格等于边际成本
​ 现在美国人还有一种玩法,把教科书也可以免费,而且把它变成开源模式,也就是先把教科书放在线上,然后任何人都可以对教科书进行再加工,形成自己的新内容,你也可以销售你重新编辑后的教科书,估计很多学渣是愿意买学霸笔记版教科书的。这就形成了一个良性的循环,有利于教科书的不断优化。学霸们还可以通过这种优化教科书的方式,赚点外快。
​ 免费经济已经对经济学造成了冲击,信息替代了货币,个体注意力替代了一般等价物,信息市场替代了股票市场。钞票不再是市场上最重要的交易信号。相反两个非货币因素,开始被大家重视,也就是注意力经济和声誉经济。
​ 其实这也很好理解,现在信息大爆炸,他消耗了我们太多的注意力,所以让我们的注意力开始变得稀缺起来,稀缺的东西通常就会很贵。
​ 而在游戏中,也发生着金钱与时间的转换,年轻的玩家时间充裕,所以他们会选择多做任务多练级,然后打出好装备,交换给那些没有时间练级的中年玩家,他们会选择用金钱,来交换其他人的时间。游戏的设计者就是要促进这种交换,力求免费用户和付费用户的平衡。
​ 昨天我们说到了浪费有时候也是一种美德。作者说了一句很关键的话,匮乏让大规模更具价值,而充裕让多样化更具价值,在上个世纪,我们擅长匮乏思维,而这个世纪,我们要慢慢的适应充裕思维,也就是多样化思维。
​ 总结一下,匮乏经济,规则是准入制,而且是主观自大的,比如官媒永远就是自说自话,决策过程是自上而下的,管理风格也是命令加控制,充裕经济则刚好相反,他是只要不禁止,所有人都可以参与,是一种平等模式,有需要的才是最好的,他的决策过程是从下往上的,智慧来自民间,而他的管理是不受控制的。从趋势上来讲,充裕经济代表未来,正在杀死匮乏经济。
作者说,免费经济的前沿阵地在中国和巴西,而理由就是,我们这里盗版横行
​ 世界依然在往前发展,作者说很可能未来会出现后匮乏时代,也即是我们走的太远,以至于忘记了来时的路,
​ 所以充裕带来了免费,但后匮乏可能又会让以前的一些东西变得昂贵起来,比如现在大家又讲究吃有机蔬菜,吃人工散养的有机肉类,穿手工制作的布鞋,和衣服。
​ 21世纪已经滚滚而来,商业模式也已经发生了全方位的变化,很多人到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生意每况愈下,因为你落伍了,人家玩的东西你已经看不懂了。别人都在免费吸引用户,而你还在做单品销售,这就整整差了一个时代。所以各位企业家,各位职场精英,是时候给自己洗洗脑了,看未来的生意该怎么做,你们公司的产品能够免费吗?能够付费补贴免费吗?能够引入第三方付费吗?能够转移付费吗?
需求曲线.jpeg
复合学习曲线.jpeg

早上在“知识小集”发现了一篇《Mac OS X 背后的故事二》,非常喜欢非常感兴趣,于是往前找第一篇,发现了全文的链接,从地铁上开始,到下午共计4个多小时,一口气读完《Mac OS X 背后的故事》。真是酣畅淋漓,大呼过瘾。
作为一名多年的iOS开发人员,对Apple和乔布斯是有感情的。然而我又是一个不务正业的iOS开发者。在工作之余,最感兴趣的是看其他非iOS的技术,Web 前端,PHP,Python,服务器,安卓,Go等等等。说实话我对于iOS平台是爱恨交织的,喜欢的的开发理念,设计驱动;厌恶于其绝对的控制性,闭源。我当然知道 Apple 公司为开源世界贡献过很多很好的东西,比如 Web Kit,runtime 等等,但是鉴于他的软硬件一体化,鉴于他的Mac & iOS 系统从不允许安装在其他的硬件上,我一直以为 Apple 只是一个另类的科技公司,和 Windows 并没有什么区别。比之于 Linux 更是不得人心。人人都爱自由。
所以我一度鄙视 iOS 系统,欣赏 Android 的开放性。
让我没想到的是 Apple 比我想象的做的更多。。。
GCD,OpenCL,WebKit,LLVM 这些可以说是提升了整个开源界的基石。我又想到了这个月自己在一台12年的笔记本上对 Linux 4种发行版的装机。各种蛋疼的事!比如,centos的开关机缓慢,deepin的卡顿,Debian的自由软件洁癖,还有Ubuntu19.04的不稳定。
我对自己的生活策略有一条是:先解决有没有,再解决好不好。我没想到的是Linux圈解决了有没有,也止步于此。而这里才是提现了 Apple 的优秀之处,如作者所说,Apple非常善于拿来别人的技术,并且把它做得更好。我们的世界正是因为这两种人群,才变得更美好。
https://www.v5u.win/mac-os-x-%E8%83%8C%E5%90%8E%E7%9A%84%E6%95%85%E4%BA%8B-%E8%AF%BB%E4%B9%A6%E7%AC%94%E8%AE%B0/

[TOC]

可视化编程

Xcode 3 以前,Interface Builder 使用一种名为 nib 格式的二进制文件格式。不过由于 nib 不能用肉眼读,也不方便使用版本管理工具来管理,所以 Xcode 3 开始新加入一种名为 xib 的文本文件格式,最后再在项目编译阶段输出为 nib 格式。和产生静态界面布局代码的工具(如 MSVC、QtDesigner、 Delphi 等类似的软件)很不同,nib 是不被转译成相应 Objective-C 代码的。用户程序执行时,nib 文件被读入,解包,并且唤醒【注:awake,即载入 nib 会自动调用程序中 awakeFromNib 方法】,所以 nib 文件是在运行时动态加载的。


Objective-C 内存管理

在 2011 年 WWDC(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的一场与 Objective-C 相关的讲座上,开发者的人生观被颠覆了。
作为一个开发者,管理好自己程序所使用的内存是天经地义的事,好比人们在溜狗时必须清理狗的排泄物一样(美国随处可见“Clean up after your dogs”的标志)。在本科阶段上 C 语言的课程时,教授们会向学生反复强调:如果使用 malloc 函数申请了一块内存,使用完后必须再使用 free 函数把申请的内存还给系统——如果不还,会造成“内存泄漏”的结果。这对于 Hello World 可能还不算严重,但对于庞大的程序或是长时间运行的服务器程序,泄内存是致命的。如果没记住,自己还清理了两次,造成的结果则严重得多——直接导致程序崩溃。
Objective-C 有类似 malloc/free 的对子,叫 alloc/dealloc,这种原始的方式如同管理C内存一样困难。所以 Objective-C 中的内存管理又增加了“引用计数”的方法,也就是如果一个物件被别的物件引用一次,则引用计数加一;如果不再被该物件引用,则引用计数减一;当引用计数减至零时,则系统自动清掉该物件所占的内存。具体来说,如果我们有一个字符串,当建立时,需要使用 alloc 方法来申请内存,引用计数则变成了一;然后被其他物件引用时,需要用 retain 方法去增加它的引用计数,变成二。当它和刚才引用的物件脱离关联时,需使 release 方法减少引用计数,又变回了一;最后,使用完这个字符串时,再用 release 方法减少其引用计数,这时,运行库发现其引用计数变为零了,则回收走它的内存。这是手动的方式。
这种方式自然很麻烦,所以又设计出一种叫做 autorelease 的机制(不是类似 Java 的自动垃圾回收)。在 Objective-C 中,设计了一个叫做 NSAutoReleasePool 的池,当开发者需要完成一个任务时(比如每开启一个线程,或者开始一个函数),可以手动创立一个这样的池子, 然后通过显式声明把物件扔进自动回收池中。NSAutoReleasePool 内有一个数组来保存声明为 autorelease 的所有对象。如果一个对象声明为 autorelease,则会自动加到池子里。如果完成了一个任务(结束线程了,或者退出那个函数),则开发者需对这个池子发送一个 drain 消息。这时,NSAutoReleasePool 会对池子中所有的物件发送 release 消息,把它们的引用计数都减一 ——这就好比游泳池关门时通知所有客人都“滚蛋”一样。所以开发者无需显式声明 release,所有的物件也会在池子清空时自动呼叫 release 函数,如果引用计数变成零了,系统才回收那块内存。所以这是个半自动、半手动的方式。
——---《Mac OS X 背后的故事》


Objective-C 2.0及LLVM

在 2007 年 10.5 发布时,Objective-C 做出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更新,最大的亮点是它的运行库 libobjc 2.0 正式支持自动垃圾回收,也就是由运行库在运行时随时侦测哪些物件需要被释放。听上去很不错,可惜使用这个技术的项目却少之又少。原因很简单,使用这个特性,会有很大的性能损失,使 Objective-C 的内存管理效率低得和 Java 一样,而且一旦有一个模块启用了这个特性,这个进程中所有的地方都要启用这个特性——因此如果你写了一个使用垃圾回收的库,那所有引用你库的程序就都得被迫使用垃圾回收。所以 Apple 自己也不使用这项技术,大量的第三方库也不使用它。
这个问题随 Apple 在移动市场的一炮走红而变得更加严峻。不过这次,Apple 和与会的开发者讲,他们找到了一个解决问题的终极方法,这个方法把从世界各地专程赶来聆听圣谕的开发者惊得目瞪口呆——你不用写任何内存管理代码,也不需要使用自动垃圾回收。因为我们的编译器已经学会了上面所介绍的内存管理规则,会自动在编译程序时把这些代码插进去。
这个编译器,一直是 Apple 公开的秘密——LLVM。说它公开,是因为它自始至终都是一个开源项目;而秘密,则是因为它从来没公开在 WWDC 的 Keynote 演讲上亮相过 。


优异的答卷——Clang

前文提到,Apple 吸收 Chris Lattner 的目的要比改进 GCC 代码优化宏大得多——GCC 系统庞大而笨重,而 Apple 大量使用的 Objective-C 在 GCC 中优先级很低。此外 GCC 作为一个纯粹的编译系统,与 IDE 配合得很差。加之许可证方面的要求,Apple 无法使用 LLVM 继续改进 GCC 的代码质量。于是,Apple 决定从零开始写 C、C++、Objective-C 语言的前端 Clang,完全替代掉 GCC。
正像名字所写的那样,Clang 只支持 C,C++和 Objective-C 三种C家族语言。2007年开始开发,C 编译器最早完成,而由于 Objective-C 相对简单,只是 C 语言的一个简单扩展,很多情况下甚至可以等价地改写为C语言对 Objective-C 运行库的函数调用,因此在 2009 年时,已经完全可以用于生产环境。C++ 的支持也热火朝天地进行着。
Clang 的加入代表着 LLVM 真正走向成熟和全能,Chris Lattner 以影响他最大的“龙书”封面【注:见 http://en.wikipedia.org/wiki/Dragon_Book_(computer_science)】为灵感,为项目选定了图标——一条张牙舞爪的飞龙
而 Clang 的一个重要衍生项目,则是静态分析工具,能够通过自动分折程序的逻辑,在编译时就找出程序可能的 bug。在 Mac OS X 10.6 时,静态分析被集成进 Xcode 3.2,帮助用户查找自己犯下的错误。其中一个功能,就是告诉用户内存管理的 Bug,比如 alloc 了一个物件却忘记使用 release 回收。这已经是一项很可怕的技术,而 Apple 自己一定使用它来发现并改正 Mac OS X 整个系统各层面的问题。但许多开发者还不满足——既然你能发现我漏写了 release,你为什么不能帮我自动加上呢?于是 ARC 被集成进 Clang,发生了文章开头开发者们的惊愕——从来没有人觉得这件事是可以做成的。


Cocoa

Cocoa 经过很长时间的发展,自然也保留了很多过时的 API 以保证和原先的产品兼容,而这次机会(全面支持64位架构)给苹果足够的理由彻底推翻原先的设计。在 Mac OS X 10.5 中, Objective-C 的运行库 libobjc 更新到 2.0,提供了全新的并发、异常处理、自动内存回收、属性(property)等新机制,其中很多新特性只供64位享用。同时,所有 int 都被改为 NSInteger,Core Graphics 中的 float 都改为 CGFloat,以保持 API 统一,这些都是 64 位架构上的改动。因此 64 位迁移给苹果一个很好的清理门户的机会。
作为相反的例子,这次清理也有不彻底的地方。比如从老版 Mac OS 中混进来的 Keychain 库,甚至具有 Pascal 风格的 API,由于没有替代品,它也得到了 64 位的更新。所以类似 keychain 这样的库成了现在 Mac OS X 程序员的噩梦。我每次用到 Keychain 都有痛不欲生的感觉。



经过 6 年时间,4 个发行版,苹果终于完成了向 64 位的迁移,并随着 Snow Leopard 的发布推出了解决并行编程问题的 Grand Central Dispatch(简称 GCD)技术,释放了多核系统的潜力。

内核 64位化

读者应该发现,经过这 4 个发行版,Mac OS X 自下而上地对整个系统向 64 位迁移。10.3 内核空间提供了 64 位整数运算的支持。10.4 允许程序以 64 位模式运行在用户空间,并且提供了 64 位的 libSystem 使得开发者可以开发 64 位的 Unix 程序,而 10.5 中系统所有未废弃的函数库、框架都提供 64 位版本,到了 10.6,所有用户空间的程序,包括 Unix 层和图型界面层,基本都更新到 64 位。细心的读者不禁会问—那内核是 64 位的吗?是的,自下而上支持 64 位后,10.6 又从上往下,迁移了整个系统中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部分—内核。
内核 64 位化的意义
对于 Windows、Linux,以及 FreeBSD 等操作系统,64位实现的第一步是实现 64 位的内核。然而 Mac OS X 却反其道而行。主要原因是,反正 32 位的内核也能以非模拟、非兼容的方式原生地运行 64 位用户空间程序,而内核和与内核动态链接的驱动,很少需要用到 64 位的寻址空间(你什么时候见过内核本身使用 4GB 内存?),所以该问题可以暂缓。
但要记住,用户空间的内存是由内核管理的,虚拟内存、内存分页等机制,都是由内核一一实现的。一旦在不久的将来,随着用户空间的内存占用越来越多,虚拟内存的分页比也会不断膨胀。比方说,一个用户程序使用 4GB 的空间,每个分页包含 4KB 的页面,那么总共有 1M 个页面。因此,假设一个页面需要 64B 的 PTE 来记录该页的位置,那总共也就需要 64MB 的内核空间来记录这个用户空间程序的虚拟内存,不算太多。而在不久的将来,如果一个 64 位用户程序使用 128GB 的空间,则需要 32M 个页面,每个页面 64B 的 PTE 会导致 2GB 的内核地址空间来寻址(暂不考虑大分页)。32 位的内核就显得非常紧张。
另外,上一期我们也提到 64 位的 Intel 架构提供了比 32 位多一倍的寄存器,因此,用户空间程序对 64 位内核的系统调用也会更快。根据苹果的数据,系统调用的响应速度比原先快了 250%,而用户空间和内核空间的数据交换也快了 70%,因此,64位内核要比 32 位内核更快。



苹果追求适当投资换取高回报的理想。

GCD(Grand Central Dispatch) 来临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处理器靠更快的运行时钟来获得更高的效率。软件开发者无需改动或重新编译他们的代码,就能得到摩尔定律许诺他们的好处,因为处理器顺序地执行计算机指令,新一代的处理器就自动会跑得比原先更快。后来每每达到一个技术极限时,总有一些聪明的方法绕过这些极限,比如超纯量、指令管线化、快取等,不是悄无声息地把多条互相独立的指令同时运行,就是隐藏掉数据读写的延时
传统的并发编程模式,就是学习使用线程和锁。这听起来很简单,几句话能说明白:

● 把每个任务独立成一个线程;
●不允许两个线程同时改动某个变量,因此得把变量“锁”起来;
●手动管理线程的先后并发顺序和并发数量,让它们均匀地占满系统资源;
●最好系统中只有这个程序在运行,否则你精心设计好的线程管理算法往往不能达到原来该有的效果;
●最后祈祷程序在用户那儿不出问题。

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多线程程序的编写要比单线程难上不止一个数量级。一方面,调用大量内存和数据反复的加解锁本身效率就非常低下;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由于多线程程序可能以任意的次序交错执行,程序再也无法像顺序执行时那样产生确定的结果。多线程程序看似容易编写,但难分析、难调试,更容易出错。即使是最熟练的开发者,在茫茫线程和锁之间,也会迷失方向。且程序的错误在很多时候甚至是不可重现的。所以,程序员使用线程和锁机制编写并行程序的代价是很高的。
GCD 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被苹果提出来的。2008年最初提出但未公布细节时,很多人怀疑它是 FreeBSD 的 ULE 调度器在 Mac OS X 上的实现。GCD 的实现,实际上是依赖于 FreeBSD 的另一项技术 kqueue。kqueue 是一个由 FreeBSD 4 时代引入的新功能,内核级别地支持消息通信管理。GCD 的队列,其实就是用 kqueue 实现的。
GCD 出现的意义
在 GCD 中,开发者不再管理和创建线程,而是将要实现的运算抽象成一个个任务,一起扔给操作系统,转而让操作系统管理,这在计算机科学中,被称为线程池管理模式
在 GCD 中,开发者使用很简单的方式就能描述清应用程序所需执行的任务,以及任务之间的相互关联。每一个任务在代码中被描述成块(block),然后开发者把一个一个块显式地按顺序扔到队列(queue)中。使用块和队列两个抽象的表述,开发者无须创建线程,也无须管理线程,更无须考虑数据的加解锁。换之而来的,是更简短可读的代码。剩下的事,全都扔给操作系统去完成。
在操作系统那边,GCD 在程序运行时,管理着一定数量的线程,线程的数量是自动分配的,取决于用户计算机的配置和用户程序运行时的负载。多核工作站每个程序配到的线程,自然就会比单核手机或双核笔记本来得多。而且这个线程的数量是会动态变化的。当程序非常忙时,线程数会相应增多,而当程序闲置时,系统会自动减少其线程数量。然后,GCD 会一一从队列中读入需要执行的块,然后扔到线程上并发执行。
相信读者已经看出 GCD 和传统线程-锁机制的区别来了。传统的方式按劳分配,强调程序自由独立地管理,妄想通过“无形的手”把系统资源平均分配,走的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道路。而 GCD 按需分配,真正实现了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管理模式。因此在政治上 GCD 就是一个代表先进生产力的计算机技术(我被自己雷了,但事实就是这样)。

GCD 是一个自底向上的技术,它实际上由以下 6 个部分组成。

  1. 编译器层面,LLVM 为 C、Objective-C 和 C++ 提供了块语法,这个内容等下会介绍。
  2. 运行库方面,有一个高效分配管理线程的运行库 libdispatch。
  3. 内核方面,主要基于 XNU 内核 Mach 部分提供的 Mach semaphores 和 BSD 部分提供的 kqueue () 机制。
  4. dispatch/dispatch.h 提供了丰富的底层编程接口。
  5. 在 Cocoa 层面,NSOperation 被重写,因为使用 libdispatch,所以先前使用 NSOperation 的程序不需改动,就自动享受 Grand Central Dispatch 的最新特性。
  6. Instruments 和 GDB 提供了非常完整的分析和调试工具。

GCD 还有一些工程上的优势。
首先,程序的响应速度会更快。比传统线程轻量的多,可以开成百上千个。
其次,线程模式是一种静态的模式,一旦程序被执行,其运行模式就被固定下来了。但用户的计算机配置各不相同,运行时别的程序有可能耗用大量的计算资源。这些都会影响该程序的运行效率。而动态分配系统资源则能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而最重要的,还是 GCD 采用的线程池模式极大简化了多线程编程,也降低了出错的可能性。
如何应用 GCD
首先是块状语法,是一个对 C、C++ 和 Objective-C 语言的扩展。用来描述一个任务,用^引导的大括号括起来。比如最简单的:

x = ^{ printf (“hello world\n”);}

则 x 就变成了一个块。如果执行:

x ();

很多开发者亲切地称呼块语法的 C 扩展为“带 lambda 的C”。
有了闭包功能的 C 顿时牛起来——你可以把函数和数据包装在一起——这就是块的真正功能。因为只要一个闭包包含了代码和数据,它的数据就不会被别的闭包轻易改动,所以在它执行时,你根本不用为数据上锁解锁。
一旦队列不是空的,GCD 就开始分配任务到线程中。拿上面的例子来说,“老婆”、“城”等变量可是封在闭包里的,所以在运行时,不用考虑它们被某个别的闭包改掉(当然也有方法来实现这个功能)。总体而言,这个模式比线程-锁模型简单太多——它的执行是并行的,但思维却是传统的异步思维,对没有学习过系统多线程编程的开发者来说,依然能很容易地掌握。
GCD 在 Mac OS X 10.6 发布后,又以 libdispatch 为名,作为一个独立的开源项目发布。 所需的外围代码,如编译器的块支持、运行库的块支持、内核的支持,也都能在 LLVM 和 XNU 等开源项目代码中找到,所以很快被别的操作系统采用。作为 Mac OS X 的近亲, FreeBSD 在一个月后即完整移植了整套 GCD 技术,并最终在 FreeBSD 9.0 和 8.1 中出现。诸多 Linux 发行版也提供 libdispatch 的包,使用 Linux 内核的 epoll 来模拟 FreeBSD 的 kqueue。2011年 5 月 5 日,Windows 的移植工作也宣告完成
另外,GCD 也成为拯救动态语言的重要法宝。由于受 GIL(全局解释锁)的限制,动态语言虽然有操作系统原生线程,但不能在多核处理器上并行执行。而 GCD 成功绕开了这个限制,如加入 GCD 支持的 Ruby 实现 MacRuby 就能在多核处理器上高效执行。 因此,在苹果生态圈以外,GCD 也会得到越来越多的应用。



OpenCL 诞生
OpenCL 则是苹果为这个新局面画下的蓝图。这项技术初期全称为 Open Computing Library(如果留意苹果早期宣传广告的话),后改名为 Open Computing Language。这项技术从本质上来说,和 CUDA 并没有太多的两样,但由于苹果在借鉴他人技术并把他人技术改得更棒这一点上是出了名的,所以 OpenCL 很好地解决了以上所有问题。
下面简单介绍一下这个框架。OpenCL 技术的结构十分清晰,对程序员来说,它是一个 Mac OS X 的 Framework,定义了两套标准,一套是一个 C 语言的编程界面(API),使得开发者创建、拷贝、回收 GPU 使用的对象,同时也包含检测处理器、为该处理器编译并调用核心程序(kernel)相关的接口;另一套是 OpenCL 核心程序语言的定义,是一套基于 C99 发展而来的语言。
Mac OS X 许多的底层库也使用 OpenCL 重写,如 Core Image,本身也是一个 GPU 加速库,使用 OpenCL 后相比原来,依然获得了可观的性能提升
Snow Leopard 的发布标志着第一个 OpenCL 框架的完整实现,OpenCL 成为业界标准后,AMD 和NVIDIA 抛弃了原先的策略,投入开放标准的怀抱.
开发者的瓶颈
而且由于硬件的限制(显卡不支持指针运算),很多 C 的标准并未在 OpenCL 中出现,写链表还需要用整数去模拟地址。程序员需要手动管理内存,处理底层的核心调用以及数据读写。而显卡厂商也大多不愿公开 GPU 的技术细节.只能凭经验操作.
显卡作为系统最为重要的共享资源之一,不像现代操作系统那样提供内存保护机制,因此一个用户 OpenCL 程序的错误很容易导致整个计算机崩溃

APFS 文件系统

昙花一现的ZFS系统,面向的是大企业用户和机械磁盘优化,不在符合Apple的商业模式
干脆自己搞一个专为闪存,固态存储优化的文件管理系统APFS。

读 如何和这个世界相处
研究领域:个体心理学
研究成果和结论:我们的处事方式和决策行为是由于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解释决定的,也就是说是由于我们如何解释我们所遇到的情况。
所有的人生问题,都可以归类为三个主要问题:生活区生活、工作、爱情。
我们的生活风格决定我们的困境
而这种对世界的解释的形成是我们出生后受周围环境的影响形成的反应,
灵魂,作为生命过程的一部分,一定在基本特性上和母体上的活细胞相似。这一基本特性可以在完成下列任务的不停努力中见到:
(一)适应外在世界的要求,做出利人及利己的最佳排;
(二)克服死亡的恐惧;
(三)在不忘克服死亡的情形下,努力奋斗,实现自我的最高理想;
(四)为了进化,并让自己可以适应各种困境及挑战,开始懂得寻求他人或社会的力量及资源,共同解决各种难题,并借着与他人的相互影响与合作,达到优越、完美与安全的目的。
人类都有自卑感,因为每个人都在追求完美的过程中,只有不断的完善自己才会感到幸福
人类的生存有三个基本原则:生存的权利,社会化合作,爱情